1. <menuitem id="6k4rj"><dfn id="6k4rj"><menu id="6k4rj"></menu></dfn></menuitem>

              <menuitem id="6k4rj"></menuitem>
              1. <option id="6k4rj"><div id="6k4rj"></div></option>

                    解密 | 美國國防科技決策背后的神秘力量——JASON國防咨詢小組情況分析
                    2020-12-30 13:50:43 作者:蔡文君 來源:中國國防科學信息中心 分享至:

                    在美國國防科技領域,活躍著一支神秘的研究力量。它匯聚了世界頂尖的一流科學家,但具體的人員構成卻鮮為人知。它的研究成果對國防部決策產生深遠影響,甚至一度顛覆國防部的頂層決策,但外界仍很難探訪到它的蹤跡。它還一度被列為世界上最神秘的影響政府決策的組織之一,但美國國防部始終與它保持著緊密的聯系。它就是JASON國防咨詢小組(以下簡稱JASON),可以說,JASON是20世紀中葉以來最為成功的國防科技咨詢組織之一。


                    一、冷戰憂患中誕生,致力于影響決策引領美國發展


                    JASON的誕生背景可以追溯到美國“曼哈頓”計劃(美國政府研制原子彈的大型工程項目,它的成果加速了二戰結束進程)。為了將恐怖的“核精靈”收回瓶中、確保人類世界安寧,許多曾參與“曼哈頓”計劃的美國物理學家在廣島和長崎原子彈爆炸之后擔任政府的技術顧問,確保核技術得到妥善應用,并由此推動一大批科技精英在戰后繼續為美國政府決策服務。上世紀50年代后期,冷戰軍備競賽逐步升級,美國甚至一度處于劣勢,由此引發美國民眾極度不安,許多科學家出于愛國熱情,紛紛加入為政府部門服務的機構,貢獻自己的才智。1957年,蘇聯發射世界第一顆人造地球衛星,由此引發的美國民眾恐慌達到頂點。出于對蘇聯衛星發射及其核攻擊能力的恐懼,美國政府深切感受到科技在贏得戰爭和冷戰競賽方面所能發揮的決定性作用,并由此不斷增加聯邦政府科技經費,特別是在軍事科學技術發展上投入巨大。國防分析研究所(IDA)、總統科學顧問(PSAC)、高級研究計劃局(ARPA)等一系列致力于提升美國科技實力的各類機構相繼成立,JASON正是在此背景下誕生。1958年,國防分析研究所應國防部長要求設置了一個支撐高級研究計劃局開展研究工作的匿名部門。不久,該匿名部門的授權便擴大為支持國防研究與工程局局長各辦公室開展科技研究工作。一般認為,由國防分析研究所成立的支持高級研究計劃局的秘密組織就是JASON。它誕生于冷戰初期核彈頭測試導致的愈加緊張的軍備競賽之際,可以說,JASON的創立是核武器及核技術興起的直接后果。


                    關于“JASON”名稱的含義,有多種不同的解讀。一種認為JASON是“July-August-September-October-November”(英文7月、8月、9月、10月和11月)的首字母縮寫,湊巧的是,JASON內部會議也主要集中在這幾個月份。還有一種解釋是“JuniorAchiever,Somewhat Older Now(年輕有為,但現已稍顯成熟的人)的縮寫。但流傳最廣的解釋是JASON一詞由其創始人之一密爾德雷德·古德伯格(MildredGoldberger)的妻子提出,借鑒了希臘神話中英雄人物Jason和金羊毛(希臘神話中的一種寶物)的故事,寓為英雄為尋找繁榮所帶來的神奇工具。


                    為便于運營管理,JASON自成立以來一直掛靠于其他機構。成立初期至20世紀60年代末期,JASON掛靠于國防分析研究所,到20世紀70年代后期,轉移至斯坦福國際研究所(SRI),20世紀80年代后期,其總部搬遷至MITRE公司的”JASON項目辦公室“,并一直運行到現在。”MITRE“來自”麻省理工學院研究與工程“的縮寫,該公司是一家非營利性的聯邦資助研發公司,主要從事系統工程和信息技術研究。從名稱上看,MITRE公司與麻省理工學院頗有淵源,事實上也確實如此,該公司最初成立的目的就是為了接管麻省理工學院林肯實驗室的半自動地面防御系統(SAGE)項目,而且其大部分的早期員工都是從麻省理工學院林肯實驗室募集而來。經過多年的發展,MITRE公司已經成長為美國最炙手可熱的科技公司之一,客戶范圍涵蓋國防部、聯邦航空管理局、國稅局、國土安全部等大部分美國政府部門。MITRE公司分為兩個部分,一個是聯邦投資研發中心,主要對接國防部、聯邦航空局的工作,另一個名為Mitretek的系統公司則為美國其他政府機構工作。


                    JASON由最初培養新一代年輕精英科學家的專家組織,發展至今已成為美國政府在科學與技術領域最具權威性的顧問組織之一。 


                    二、頂尖人才中酌選,偏重于獨立運行排除外界干擾 


                    JASON由著名高校的頂級教授和研究人員組成,并不依靠外部的任命,所以一直保持相對的獨立性。近年來,在MITRE公司的年度報告成員名單中,僅有兩名JASON成員在列,其中一位是”JASON項目辦公室“主任,保持了JASON一貫低調沉穩的作風。這種隱忍于MITRE機構之中對JASON來說未嘗不是一件好事。在成員選擇方面,JASON的原則性非常強,通常由現有成員來決定新的人選,不會受到外界影響。2002年,DARPA曾以取消委托項目相威脅,推薦三名人員進入JASON工作,但JASON不為所動,拒絕了DARPA的推薦,DARPA對此沒有辦法,最后還是恢復了與JASON之間的合作。


                    成立初期,JASON擁有約15名成員,20世紀70年代以來其成員人數一直維持在30-60人之間,包括物理學家、生物學家、化學家、海洋學家、數學家和計算機科學家。多年來,JASON成員中有11位諾貝爾獎獲得者,有數十位美國國家科學院院士。JASON成員的一個突出特點就是長期活躍于美國國防科技領域,尤其是資格較老的成員,都是全能型人才,可參與歷時多年的各類研究。例如,JASON的創始人之一西德尼·德雷爾到21世紀初仍在開展研究;弗里曼·戴森在JASON度過了其四十余年的職業生涯。


                    由于JASON工作的高度機密性及其低調的行事作風,該小組甚至沒有一份完整的成員名單,也鮮有人在其履歷中提到JASON的工作經驗,這為JASON的存在增添了厚重的神秘感。有分析人員對JASON歷代成員中119位具有代表性的研究人員進行統計,發現50%的研究人員受雇于加利福尼亞大學,14%受雇于普林斯頓大學,13%來自斯坦福大學,此外,哈佛大學、麻省理工學院、紐約大學等高校均有分布。加利福尼亞大學擁有眾多JASON成員的原因主要有兩個:一是美國著名的國家實驗室洛斯阿拉莫斯實驗室和勞倫斯利弗莫爾實驗室、加州理工學院等機構均由加利福尼亞大學管理,其人才素質和規模具有得天獨厚的優勢;另一方面洛斯阿拉莫斯實驗室和勞倫斯利弗莫爾實驗室是美國核能和核武器研究的重點實驗室,而JASON以核武器相關研究起家,并一直是JASON成員從事的主要領域。除此之外,JASON成員的分布與各高校的地理位置密切相關,美國西南地區是大多數武器系統和其他尖端技術開發的聚集地,一些引領科技前沿的城市均坐落在這里,例如位于硅谷中間的斯坦福大學,就是一所十分重視科技的高校。


                    JASON大部分成員都是技術型人才,但是也存在例外,有一些JASON成員來自美國外交關系理事會(CFR),這是美國最負盛名的政治明星搖籃。在被統計的歷代119名成員中,有11位來自CFR,他們通常是國家科學技術委員會的負責人,就科學事務等領域為總統提供咨詢,供職于不同的大公司。 


                    三、重大議題中建言,聚焦于影響國家發展重大領域 


                    JASON大多數的研究曾受DARPA委托,其他服務對象包括:美國能源部、國防部、美國陸軍研究辦公室等多個聯邦機構,其大多數的研究都與電子戰場新前沿技術概念開發相關,研究領域較為廣泛,涉及超長波潛水艇通信系統、空氣形變控制技術、導彈防御相關問題、禁止核武器試驗的核查技術以及電子戰技術等多個領域。20世紀90年代初期,JASON對氣候變化進行了幾項研究,90代中期,該小組的研究開始進入人類基因組領域,幾年后,JASON將這一科學領域與納米技術相結合,開啟人類基因組更深層次的研究。進入21世紀后,JASON的研究開始涉及國土安全的概念,例如2002年-2003年的”生物檢測架構“研究。2010年以來,JASON的研究涉及傳感器系統、計算機的技術挑戰、人工智能等高新技術領域。


                    由于JASON中大部分成員是大學教授,結構較為松散,平時都在各自的學校工作,只有在夏季會議時才會一起工作。JASON每年大約開展15項研究,其中一半左右的研究涉密,所以目前其大部分的研究成果都無法獲取,甚至一些不涉密項目成果外界也難以得到,尤其是1980年以后開展的研究。一般情況下,JASON的每項研究由2-3名小組成員合作開展,但有的研究參與人數多達17-18名。一般情況下,DARPA等政府機構把他們認為最棘手的問題交給JASON,JASON的科學家們通過”收集學術論文、檔案文件“;”與管理人員和科研人員座談“等方法進行評價,并依據全體成員的判斷展開研究,形成報告,提供解決方案。


                    JASON每年都會形成數份研究報告,如2005年的《高性能生物計算機》,2010年《網絡安全科學》,2015年《美國核武器庫存不斷發展中的技術注意事項》,2017年《關于國防部人工智能和人工綜合智能研究的觀點》等,這些報告最終交由政府機構進行評估處理。從這些公開的研究報告中可以看出,JASON幾乎所有研究都圍繞相關技術是否有利于保持美軍絕對的軍事優勢展開,并在影響國防部決策中發揮了重要作用。例如,1966年,JASON發布《切斷VC供給線中戰略轟炸的效力》、《在越南建立電子壁壘》兩份報告,對時任美國國防部長羅伯特·麥克納馬拉”美國無力贏得戰爭“的觀點產生重大影響;1967年發布的《東南亞戰術核武器》絕密報告對美國國防部關于”越戰中是否使用戰略核武器“的決策起到了決定性作用;2009年,JASON發布《核態勢評估》報告,報告評估了美國核戰略、力量和運行,很大程度影響了美國核武庫未來維護和現代化等問題的政策討論,對美國政府就”如何在接下來的若干年里保持核武器活力“做出審慎決策提供巨大支撐。

                    免責聲明:本網站所轉載的文字、圖片與視頻資料版權歸原創作者所有,如果涉及侵權,請第一時間聯系本網刪除。

                    500彩票